admin Posted on 下午7:20

《2021强影之路》金融观察 北交所打开文化产业投融资新“窗口”

《2021强影之路》金融观察 北交所打开文化产业投融资新“窗口”
每经记者:宋红 实习记者 李佳宁 经编辑 董兴生寒冬将过,春风即至。在经历了2019年影视寒冬和2020年疫情冲击的“大浪淘沙”之后,2021年对于留下来的影视公司来说正是思考如何迈向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之年。在此之际,由每日经济新闻和万达影视集团大数据中心出品的电影产业白皮书《2021强影之路》也连续第五年如约而至。在中国电影基金会理事长张丕民、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任仲伦、万达影业总经理尹香今等产业专家、学者的共同见证下,《2021强影之路》于12月28日在第3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隆重发布。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2021强影之路》在立足影视行业的同时,将目光扩大到了所有文化传媒类公司,全面盘点影视文化公司投融资现状,解读资本在文化产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2021强影之路》发布现场 主办方供图文化企业投融资北交所带来新“窗口”11月15日,北交所的横空出世也为文化企业打开了投融资新“窗口”。北京市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主任刘绍坚在2021中国文化金融峰会上表示,要用好北京证券交易所这个平台,促进优质文化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同时发挥财政资金撬动作用,为文化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在北交所首批上市的81家企业中,71家由原新三板精选层直接平移过来,10家来自原新三板的创新层。可以看出,北交所作为新三板的上游市场,已经形成了“基础层-创新层-北交所”层层递进的市场结构。新三板曾是文化类中小企业走向资本市场、谋求融资的重要途径,早在2015年时就掀起过大批文化企业扎堆登陆新三板的热潮。然而,新三板资金流动性较弱,企业上市还需要增加财务审计、信息披露等一系列运营成本,难以实现低成本融资这一美好愿景的新三板对文化企业的吸引力逐渐下降,直至2018年大量企业选择了直接脱离新三板或去往更大的资本市场。北交所的到来,为资本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从投资者门槛来看,北交所明确个人投资者证券资产只需满足50万元,与此前新三板精选层100万的准入门槛相比,北交所投资者门槛更低,利于更多资金进入市场,加强资金流动。而在公司上市标准方面,北交所直接平移了原新三板精选层进入条件,要求企业预计市值不低于2亿元,同时根据不同公司的模型在营收、净利、研发投入等方面建立了相应标准。“文化产业是一个新兴产业,文化企业轻资产占比较大的特性非常突出,传统的金融服务很难适应这一需要,客观上也导致一些文化企业,尤其是小微初创企业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局。”刘绍坚表示,当前,我国科技产业的政策是比较系统的,金融知识体系也比较完备,但是文化产业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完善,需要借鉴科技产业的成熟经验,加快完善文化金融体系。近六年传媒股增发融资超2000亿北交所敲钟开市为文化产业的投融资打开了新窗口。不过目前在北交所81家公司中,仅有2家文化传媒类公司,分别为数字人(835670,BJ)和流金岁月(834021,BJ),二者皆为此前的精选层公司。其中,流金岁月是新三板第一批精选层公司,在电视频道服务方面已掌握多项专利技术,此前正式开播的CCTV-16(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奥林匹克频道)背后就有流金岁月的身影。尽管在北交所仅有两家文化传媒类公司,但在下游的创新层里还有93家大文化类公司,其中63家公司市值超过2亿元,达到申请北交所上市最低标准。华强方特是创新层中市值最高的大文化类公司,公司旗下拥有“方特”主题乐园品牌,并孕育了“熊出没”IP。此外,知名游戏厂商英雄互娱、“中国电影营销第一股”无限自在也都值得关注。《2021强影之路》白皮书显示,2016年~2021年,A股传媒股增发融资数量依次为34起、34起、12起、7起、13起、6起,募集总资金额分别为514亿元、391亿元、367亿元、584亿元、188亿元、55.7亿元。六年期间累计完成106起增发融资,融资总规模超过2000亿元。2016年~2021年,A股传媒股累计完成106起增发融资,总计融资规模超2000元。单从数量看,增发融资的高峰期依旧出现在2016年~2017年,这两年累计增发融资高达68起:不过,从融资规模来看,增发融资规模最大的年份为2019年,虽然仅7起,但融资规模达584亿元。这主要是由于世纪华通、万达电影、芒果超媒、当代明城等传媒股均在当年完成了规模不小的融资。疫情期间,现金储备充足与否对影视公司而言有很大影响。比如万达电影、光线传媒(300251.SZ)现金储备充沛,因此比较从容;而现金储备不好的公司,则会被慢慢清退出行业,行业最终留下的都是头部公司。截至2020年末,173家传媒上市公司现金储备情况两极分化严重。最充裕的中南传媒期末现金储备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超过114亿元,中文传媒、东方明珠、歌华有线和凤凰传媒的现金储备也均在60亿元以上。而现金储备垫底的5家传媒公司中有4家已被ST,最为紧缺的*ST长动现金储备截至2020年末仅有56万元。非上市影视企业2020年融资256起上市公司励精图治,非上市公司也在蓬勃发展。2020年一整年,非上市影视公司共完成了256起融资。其中,次数最多的轮次发生在天使轮,共60起,占比达23.4%;股权投资则发生了54起,战略投资为33起,占比分别为21%、12.9%。从融资金额来看,大额融资主要出现在融资轮次的中后期,比如C轮、IPO后、股权转让等阶段。对于互联网大厂来说,电影投资仅仅是互联网与电影产业深度融合的一部分,在经历了2018年“抢人才、抢资源”后,抓住优质电影制作团队和人才,对电影公司进行投资和并购,同样是互联网巨头布局电影赛道的主要方式之一。近五年来,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在文娱传媒领域的投资累计246起。腾讯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多达178起,占比超7成。文娱一直是腾讯生态的重要一环。以投资、收并购控制产业链上下游,减少竞争进而获取利润,一直是企业增收的路径。老玩家砸钱建生态,新玩家也入局抢市场。从2019年至2021年10月,哔哩哔哩、泡泡玛特(09992)、字节跳动和快手四家新兴公司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文娱传媒领域的对外投资。已披露信息显示,最大单笔投资来自于字节跳动在2020年11月以11亿元投资掌阅科技,获得了后者11.23%的股权。此外,B站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持有后者约9.9%的股份,也曾一度引发市场关注。每日经济新闻